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利剑无锋

从天堂去地狱,我路过人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他究竟百年了谁的孤独?(原创)  

2014-04-19 19:12:02|  分类: 七嘴八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为中国人写的《百年孤独》 - 天北之南 - 利剑无锋
    外国人的名字我一般都不记得,字多而又拗口,但加西亚·马尔克斯这个名字例外,一是因为他的作品百年孤独》,二是因为马尔克斯曾经说下的那句狠话:“我死后150年都不授权中国出版自己的作品,包括百年孤独》。

  显然这位诺奖获得者对中国甚至对中国人都不是很感冒,但也情有可原,对于一个以山寨、盗版为时尚的国度来说,世界上无论哪个文人,谁都不希望自己辛勤的成果成为山寨的摇钱树,沦为盗版的宠儿。

  当然,有些中国人对此可能嗤之以鼻,认为马尔克斯
应当为自己的文字因盗版能在中国走红感到自豪,有几个人会脑袋发炎花几十块钱去买正版?有这种想法的人并不奇怪,毕竟中国有不少人习惯于奴性,还容不得他人自主,更厌恶他人维权,这是历史遗留下来的,也和布恩迪亚家族患有“孤独症”一样患有“奴性症”。

  加西亚·马尔克斯4月17日刚刚去世,各种悼念的文章纷踏而至,有一个人写的很有意思,他说,他曾经想以《百年孤独》为摹本,写一部中国式《百年孤独》,大约写了几万字就被其祖父撕扯为碎片而胎死腹中,原因是他的祖父虽然认同《百年孤独》是一部用生命在思考的
文学巨作,但如果自己的孙子也写出这样一部“反骨”毕露的文学作品,这个家庭肯定会遭殃的。

    我很理解这位仁兄,如同理解张国立高呼:“即使中国能拍出《纸牌屋》,但能通过审核吗?”我不认为这位想写中国式《百年孤独》是一种狂妄,也不认为张国立的登高一呼是一种作秀,而是在中国确实很难随心所欲的用生命去思考,从家庭式的小专制,到社会式的大专政,都不允许你用生命去思考,因为你的思考会影响少数人的“大民主”。

  加西亚·马尔克斯说:“如果有一刹那,上帝忘记我是一只布偶并赋予我片刻生命,我可能不会说出我心中的一切所想,但我必定会思考我所说的一切。”或许,正是基于这样一种对生命的认知,对社会的认知,尤其是对他苦难的国度的认知,他的文字才会如此厚重,充满了对孤独的批判,也充满了对现代文明以残暴的方式对待落后民族的痛斥。

  写这篇文字,特别浪费香烟,以往写千余字大约两三根就可以完成,可这篇写到这里已经抽了五根了,似乎还没有谈到正点上。我所能想到的是,也许《百年孤独》真的是为中国人量身定制的,而大多数中国人并不知道《百年孤独》描绘了些什么样的故事,同时也无从得知在世界上最重税费中灯红酒绿的自己,在日渐形成的地球村中是如何的孤独?

  也许生活在权力至上、纸醉金迷的时代,我们并不觉得我们是孤独的,生活日益富足的我们甚至还要自诩比拉丁美洲文明多了,这样的想法并不足为奇,倘若你提出建立一个民主的国家,那一定要被骂是“汉奸”、“走狗”、“卖国贼”,一个个帽子很快就降落在你的头上,这个时候你才会感到孤独。

    倘若你的眼光紧盯着金钱和权力,那么你一定是高尚的,是受欢迎的,是八面玲珑的,当然这些词只是证明你生活在体制中,并不能证明你真的不孤独。于是,行文至此我还在想,马尔克斯的去世,究竟百年了谁的孤独?中国人向往的民主,究竟百年了谁的落魄?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0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